两人笑话剧本搞笑短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今天你拍的是 黑白的
话说小毛下部队后的第一次放假,他独自一人闲晃到公园内,正为如何打 发这漫长且无聊的一天而烦恼之际;一位身材妖娇的漂亮美眉走过来搭讪 。两人聊得十分投机,最后决定"辟室密谈"。事后该漂亮的美眉包了 五千圆的红包给小毛。收假回营后,小毛的艳遇一下子传遍了整个连部, 大家都钦羡不已!!晚点名后,小毛被叫到连长室陈诉一切详情,不敢稍有 保留。第二天上午,连长便出现在公园中。没多久,该位漂亮的美眉又出 现且走过来同连长搭讪。最后的结果,便如同前一天的剧本一样,两人相 招到宾馆另辟一室再长谈。事后,漂亮的美眉包了一千五的红包给连长。 连长十分不爽反问:「昨天我们连上的小兵来,你给他五千,今天我堂堂 一个连长御驾亲征,你只给一千五。是不是我..........」漂亮的美眉用 迷死人的笑容封住他的话,轻轻的说:「昨天的是彩色的,今天你拍的是 黑白的..............」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今天是黑白的
话说小毛下部队后的第一次放假,他独自一人闲晃到公园内,正为如何打 发这漫长且无聊的一天而烦恼之际;一位身材妖娇的漂亮美眉走过来搭讪 。两人聊得十分投机,最后决定"辟室密谈"。事后该漂亮的美眉包了 五千圆的红包给小毛。收假回营后,小毛的艳遇一下子传遍了整个连部, 大家都钦羡不已!!晚点名后,小毛被叫到连长室陈诉一切详情,不敢稍有 保留。第二天上午,连长便出现在公园中。没多久,该位漂亮的美眉又出 现且走过来同连长搭讪。最后的结果,便如同前一天的剧本一样,两人相 招到宾馆另辟一室再长谈。事后,漂亮的美眉包了一千五的红包给连长。 连长十分不爽反问:「昨天我们连上的小兵来,你给他五千,今天我堂堂 一个连长御驾亲征,你只给一千五。是不是我..........」漂亮的美眉用 迷死人的笑容封住他的话,轻轻的说:「昨天的是彩色的,今天你拍的是 黑白的..............」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红包
  话说小毛下部队后的第一次放假,他独自一人闲晃到公园内,正为如何打 发这漫长且无聊的一天而烦恼之际;一位身材妖娇的漂亮美眉走过来搭讪。两人聊得十分投机,最后决定"辟室密谈"。事后该漂亮的美眉包了 五千圆的红包给小毛。    收假回营后,小毛的艳遇一下子传遍了整个连部,大家都钦羡不已!!晚点名后,小毛被叫到连长室陈诉一切详情,不敢稍有 保留。    第二天上午,连长便出现在公园中。没多久,该位漂亮的美眉又出现且走过来同连长搭讪。最后的结果,便如同前一天的剧本一样,两人相 招到宾馆另辟一室再长谈。事后,漂亮的美眉包了一千五的红包给连长。     连长十分不爽反问:「昨天我们连上的小兵来,你给他五千,今天我堂堂 一个连长御驾亲征,你只给一千五。是不是我..........」漂亮的美眉用迷死人的笑容封住他的话,轻轻的说:「昨天的是彩色的,今天你拍的是 黑白的..............」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彩色与黑白
  话说小毛下部队后的第一次放假,他独自一人闲晃到公园内,正为如何打发这漫长且无聊的一天而烦恼之际,一位身材妖娇的漂亮美眉走过来搭讪。两人聊得十分投机,最后决定“辟室密谈”。事后,该漂亮的美眉包了五千元的红包给小毛。     放假结束回营后,小毛的艳遇一下子传遍了整个连部,大家都羡慕不已。晚点名后,小毛被叫到连长室陈诉一切详情,不敢有所保留。     第二天上午,连长便出现在公园中。没多久,该位漂亮的美眉又出 现且走过来同连长搭讪。最后的结果,便如同前一天的剧本一样,两人到宾馆另辟一室再长谈。事后,漂亮的美眉包了一千五的红包给连长。连长十分不爽,问:“昨天我们连上的小兵来,你给他五千,今天我堂堂一个连长御驾亲征,你只给一千五。是不是我。。。”漂亮的美眉用迷死人的笑容封住他的话,轻轻的说:“昨天是彩色的,今天你拍的是黑白的。。。”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打瞌睡的人
友人约小仲马(1842―1895年)同去看戏,演出中间人们聚精会神 
地凝视着舞台。 
只有小仲马反转身来,面向观众,嘴里还不停地嘟噜着: 
“一个,两个,三个……” 
“亲爱的、您这是在干什么?”友人问。 
“您的剧本正在上演,我在算算看,有几个人正在打磕睡,”小仲马答。 
不久,小仲马的《茶花女》公演了,两人又一同去观看。 
这次,那个朋友也不停地回头寻找打磕睡的人,找来找去,居然也被 
他找到了一个。 
“亲爱的,您的《茶花女》的观众不是也有打磕睡的吗?” 
小仲马朝他朋友指的地方望了一下,一本正经他说:“怎么,你不认 
识这个人吗?他正是上次看您的戏时睡着的人,想不到他至今还没有睡 
醒。”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打瞌睡的人
友人约小仲马(1842―1895年)同去看戏,演出中间人们聚精会神  地凝视着舞台。  只有小仲马反转身来,面向观众,嘴里还不停地嘟噜着:  “一个,两个,三个……”  “亲爱的、您这是在干什么?”友人问。  “您的剧本正在上演,我在算算看,有几个人正在打磕睡,”小仲马答。  不久,小仲马的《茶花女》公演了,两人又一同去观看。  这次,那个朋友也不停地回头寻找打磕睡的人,找来找去,居然也被  他找到了一个。  “亲爱的,您的《茶花女》的观众不是也有打磕睡的吗?”  小仲马朝他朋友指的地方望了一下,一本正经他说:“怎么,你不认  识这个人吗?他正是上次看您的戏时睡着的人,想不到他至今还没有睡  醒。”
Copyright@http://www.ksiso.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