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当地的笑话精选幽默笑话大全

医疗幽默爆笑笑话-新来的
  某日,某地一个当官的想视察一下当地的精神病院。于是,把这件事告诉了下属。精神病院得到了通知后,立刻召集所有精神病患者,说:“明天有人来检查,到时候,我一说欢迎,你们就一起喊欢迎。”精神病们都说明白了。第二天,当官的来了。院长一下令,所有精神病们一起喊:“欢迎,欢迎……”当官的非常高兴,说:“谢谢大家!”这时,突然有一个精神病站出来指着当官的说:“你是新来的吧!昨天不是让你说欢迎吗?你今天怎么还说谢谢呀?”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跌倒
一个村落,那里的人不管男的或女的,都非常容易外遇,更奇怪的是每次外遇后,他们都会找当地的神父忏悔,并且以″跌倒″一词来代替″外遇″,(比方说:神父我今天跌倒了1次)而那里唯一的神父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直到有一天,神父突然死了,还来不及交代新来的神父关于此种″风俗″,于是那新的神父越来越觉得莫名其妙: Why 此地的人走路总是会跌倒,而跌倒的事应该去找村长,干我屁事啊!有一天终于忍不住跑去找村长理论:神父:村长啊!不是我想说你,马路应该修一修了!不要让 村民一天到晚跑到我那儿抱怨他们今天又跌倒了几次!村长:你是新来的吧,!(台)以后你就会习惯了!(略为奸笑)不到一会儿,神父就被打发走了,但神父越想越不对,于是他忍不住又回头告诉村长说:村长啊!你真该修马路了!连你老婆今天也跌倒3次了!!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跌倒
  一个村落,那里的人不管男的或女的,都非常容易外遇,更奇怪的是每次外遇后,他们都会找当地的神父忏悔,并且以″跌倒″一词来代替″外遇″,(比方说:神父我今天跌倒了1次)而那里唯一的神父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直到有一天,神父突然死了,还来不及交代新来的神父关于此种″风俗″,于是那新的神父越来越觉得莫名其妙: Why 此地的人走路总是会跌倒,而跌倒的事应该去找村长,干我屁事啊!有一天终于忍不住跑去找村长理论:神父:村长啊!不是我想说你,马路应该修一修了!不要让 村民一天到晚跑到我那儿抱怨他们今天又跌倒了几次!村长:你是新来的吧,!(台)以后你就会习惯了!(略为奸笑)不到一会儿,神父就被打发走了,但神父越想越不对,于是他忍不住又回头告诉村长说:村长啊!你真该修马路了!连你老婆今天也跌倒3次了!!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苏东坡泡小蜜
----话说苏东坡四十岁那年仕途受阻,心情烦闷,心说老子大学本科毕业,高考全四川省前几名,后来还上了在职研究生,拿了结业证。本来是杭州市长,正局级干部,给杭州老百姓办了六十件实事。不提拔俺倒也罢了,干吗非提拔王安石那孙子,丫有什么牛的,借三讲有群众反映我为名,把我下放湖北黄州(现在黄冈)当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副处级。人家欧阳修和我齐名,人称‘苏修’,可人家那官多大呀,真TM没面子。           回到家里,媳妇王朝云炒了两个小菜,叫儿子过来一起吃饭。老苏去冰箱里拿了一听燕京啤酒,自顾自的喝。老婆问:“呦,老公,有啥高兴事儿?怎么喝上酒了?‘老苏没言声儿。这朝云是他的第三任老婆,原本是小保姆,老苏第二任老婆死后,就地取材,续了她。要说人也不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时候不好,赶上老苏这些年心气不顺,所以也只是表面上相敬如宾,知心话实际都窝在心里。    那时正是大宋朝的好光景,人民安居乐业,一亩地能产八百斤粮食,喂猪都是白面馒头。常言道,保暖思淫欲,宋朝人当然不例外。就不说首都开封市的歌舞升平,就连黄州这破地方也欣欣向荣,桑拿浴、娱乐中心开了80多家。老苏本来就风流倜傥,加上官场不得意,又不愿意回家说,心里憋屈的难受。所以常常借开会加班为名,找俩能唠叨心里话的哥们,黄庭坚、秦观他们,到歌厅喝酒唱歌。好在老苏虽然没有实权,但公鸡头上一块肉――大小也是个官,打的费和饭费一般都给报销,老苏也乐得享受封建主义社会的待遇。     这黄州城里最火爆的一家娱乐中心叫‘赏红楼’,是宋神宗他小舅子的背景,当地公安不管。每天一到傍晚,各种豪华进口轿车就呼啸而来,连小姐都开着富康来上班。这里的客人都是有势力的,不是大地主,就是当地的豪绅,最不济的也是个刑名师爷什么的,连武汉的地主都往这儿扎。因为老苏思想保守,代表地主阶级的利益,和他们观点相近,都反对王安石的新法,一来二去,和他们打得火热。这赏红楼就成了老苏他们的据点。    老苏每次到这里,倒不是来找小姐,他找的是赏红楼的常务副总经理,是个年轻姑娘,年方二十八,名叫‘黄轩窗’,因为比较拗口,大家就叫她‘小黄’。老苏他们来这,总是先喝黄州大曲(后来就成了剑南春),喝的五迷三道,送那帮醉熏熏的酒色之徒到贵宾房。自己沏一杯毛峰,和小黄谈诗论词,针砭时弊。     黄轩窗是黄州市师范学校毕业,见识广,有商业头脑,还会唱几首丑奴儿、钗头凤什么的,人长的比那李师师、柳如是也差不到哪去。苏东坡本就豪放不羁,加上落架凤凰不如鸡,在这穷乡僻?,有小黄这样的红颜知己更显珍贵。于是沉溺温柔乡里,忘却了官场的争斗,忘却了人生的坎坷,时而痛哭流涕,时而逍遥自在,倍感温馨。只是花销也不菲,好在可以报销,从黄州军区业务招待费里列支。     却说王安石,自知推行新政阻力很大,在地方布了不少眼线,知道现在各地官吏公款吃喝,土豪列绅,营私结党,企图反对改革开放的政策。尤其是苏东坡等人,还不断在《黄州周末》等刊物上发表文章诗词,影射王安石的废除保守主义的新政。王安石哪能容他放肆,想找辙修理修理他,可是苏东坡倒底也是文播四海,不敢拿他怎么着,于是就想了一计,推出了严打政策,亲自带了80名御林军,分乘五十辆京O牌子的车,连夜从开封出发,一路上不开警灯,不拉警鼻儿,摸黑直扑赏红楼。     赶上老苏书读多了迂腐,不顾大宋王朝关于领导干部廉政的三令五申,还敢顶风到赏红楼喝酒,当然被王安石当场拍住。各色人等一网打尽,整个黄州市党政军工青妇六大班子全端。其他人都给了行政记大过处分,罚款白银1000两。苏东坡因为在宋朝作家协会挂职名誉副主席,罚款白银三百两草草了事。可苦了这黄小姐,好歹也是一个才女,居然也被当做小姐被送到短松冈农场筛沙子去了。老苏到处托人,也没能捞出来。      回家后,老苏大怒,股票被套,三讲被告,现如今小蜜又被抓,真TMD郁闷,心情激荡,写了下面这首江城子。(后人为维护老苏的高大全形象,假说是给原配妻子写的,瞎掰)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后记:(这首词读来太伤心,只好以毒攻毒,戏谑几句,在忧伤中寻点开心。其实老苏还真是高大全,看过老苏,就没人敢说怀才不遇了)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艳遇
(都市小男人系列)
我站在嘈杂的火车站广场上。天灰灰的,又  很闷热。烦躁得就像我的心情。这次出差真是自  讨苦吃。早知道就不来了。就为了和ECHO陆憋口气,  受那么多累真是不值得。
想起了和ECHO陆的吵架。那完全是情侣间最  平常不过的口角。只要我道个谦,赔个笑脸也就过  去了。可是那天公司里人太多了,特别是我的铁哥  们,也是情场小徒弟李大伟也在场。平时自负情圣  的我怎么也不能掉这个脸。一气之下,主动申请出  差来到了这个神憎鬼厌的破落地方。
可话又说回来了,就算回上海也不能对ECHO陆  稍假辞色。对付女人永远是一幅桀骜不驯,叛逆浪  子的形象,这就是我情圣张小东的原则。
忽的刮起了一阵风,看这天色很快就有一场大  雨了。我连忙跑向了候车室。一边跑,一边捏起了  鼻子。候车室永远也有那么一股子异味。  早知道就别逞强,坐飞机多好,又快又干净。这  火车可真不是像我这样的人坐的。为了拿一个美国  老板提出的什么节约奖。我还自告奋勇的要求坐火  车。  走进候车室,我的眼睛立刻开始扫描空的位置。  惨白的灯光下,一排排座位上挤满了人,有坐着的,  有躺着的,还有横七竖八靠在一起的。连地上都躺  着人。走道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行李和包袱。走路  都相当困难。  咦,眼神忽然一亮,那里坐着个女子。干净的短  发,一身淡蓝色,清清爽爽的牛仔服。那清纯靓丽  的样子令我大脑”轰“的一声。  她,夹杂在一大堆肮脏不堪,浑身散发怪味的盲  流,民工中间。真有股“出淤泥而不染”的味道。  她好象在为什么事情焦急,左顾右盼的样子,但  却更显出了她的动态美。就是能让人感到惊心动魄  的美丽。于是,指挥大腿走路的已经不是我的大脑,  而是我的视觉。  我走到她的附近。可惜一个空位置也没有。只  有她旁边的一排椅子上躺着条大汉。一个人占着三  个位置还在那里呼呼大睡。一个黑色的包袱搁在椅  子下面。  看那家伙满脸横肉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  路数。那怎么办呢?最可气的就是凭他那幅德行偏  偏还躺在女孩的边上。这不是一堆牛粪硬挨在鲜花  上吗!  我灵机一动,找着一个在候车室里讨饭的小孩子。  我把他拉到一边,对他说:看到那黑色包袱吗,你  去把那黑色的包袱拎起来,跑到站警办公室门口,  往里一扔你就跑,我给你5块钱。那小孩子一口就  答应了。随后,我悄悄的躲在一边等好戏上演。  那小鬼还真不赖,忽然跑上去抓着包袱就跑,那  汉子惊觉后,连忙起来大呼小叫的喊着去追。那孩  子跑到站警办公室门口一把将那包袱丢了进去。接  着飞快的跑出了候车室,无影无踪了。那汉子见包袱  没丢,倒也没继续追,只是骂骂趔趔的想进办公室拿  包袱。  哈哈,这下可没那么简单了。认真负责的民警同  志见这么个可疑的包袱丢了进来,事主又一付凶神恶  煞样,怎么着也得把这汉子叫进办公室仔细询问。  看来有半天搞头了。  这就叫:聪明人一动脑,傻瓜蛋半天忙。  本来我也不想这样,谁叫那家伙长得那么穷凶极  恶的丑样。还躺在伊的边上,岂不是唐突了佳人嘛。  要我想那女孩铁定心里不舒服,说不定还在暗暗盼  望谁能帮她赶走那家伙呢。她刚才左顾右盼的焦急  样大概就是为了这个该死的家伙。  幸好有我这个骑士恰如其时的出现,替她解决了  这个困难。这出场的形象说多帅有多帅。  好了,趁此空挡,我舒舒服服的坐到了那空下来  的位置。瞟了瞟那姑娘。她也正看着我,还朝我笑了  笑。这笑容真让我几分迷醉几分痴呢。  我想她看见了刚才事情发生的全部过程。说不定  正暗暗钦佩我的机智呢。我一上来就在她面前漂亮的  露了一手。既显出了我的聪明,又暗示了我的那个  “意思”。啧,情圣就是情圣,李大伟那小子怎么学  得会呢!这得靠天赋。  我先把自己的包放好。出门在外,财物最重要。  我可不会因为女色而忘乎所以。等我把一切准备好了。  我的脑子又开始活动起来。  怎么开始搭讪呢?我一瞄伊,她手里正拿着一串  钥匙,上面还串着一把小水果刀。我眉头一皱,计上  心来。  “小姐,请问你有没有水果刀?”我扬了扬手中苹果。  请注意,我这办法多好!借此机会打破僵局。而  且在我削苹果的时候,还能趁机帮她也削一个。这样  一人一个苹果,说话就亲切多了。  “小姐,请吃苹果,算我谢你的”  她一番推却之后也收下了。于是我们开始了聊天。  她说她是四川人,(天府之国,果然尽出美人)这次是  应聘到上海某公司工作的。  哈,这下可好了,对我岂不是大有发展前途。  “这下上海的男孩可有危险了”我存心卖弄了一个  说话技巧。  “恩,我不太明白”她不解的询问。  “因为你很可怕。”  “我可怕??”  “对,美丽得可怕!”她笑了,掩饰不住的开心起来。  “你真会拍MP”她淘气的回了一句。  哦,看着她的笑容,我觉得浑身轻飘飘的。我自命对  女性的恭维一向适可而止。可这次嘴巴又忍不住溜了一句  “说真的,上海女孩哪有你这般的美貌和身材呀!”  糟,话一出口我就发觉不太合适,初见面就赞人家女  孩身材是不是太轻浮了点。就在我暗暗责备自己的时  候。她开口了。  “我,我可没有身材”她好绝!居然低眸往自己领  襟内看了看。  她的领襟微微的舒松着,露出来的一截胸脯  美得像一痕暖玉。一个人要朝内看自己的身体,  那肯定是件容易事。但别人要看,就要视乎角度和礼貌  了。也得看天时地利人和。  老实说,如果一个女子穿得娇娆妖艳,坦肩露背的,  我还不屑一顾。可偏偏她那么纯洁的样子,做这个动作,  就像个响雷一样在我心头“轰”了一下。  然后她跟我皱着鼻子,很纯真的笑。  乖乖,我只觉得头晕晕的。忙暗中捏了一把大腿  “清醒一下,你是情圣,可别像个青涩少男一样  把持不住”  “下次别再这样说话哦,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  我得提醒她,这么个漂亮少女可不能这样说话,幸亏是  我,要是换了个色狼怎么办!  “你不会的”她轻轻的说,然后用一种很信任的  眼光看着我。  多好的一句“你不会的”  一对俊男倩女,一场萍水相逢,一段感情交流。  多纯情,多浪漫。这人长得帅,艳遇来得就是快。况  且我又那么聪明。  可恨那ECHO陆还不知珍惜。瞧瞧吧,人家多好的姑  娘,好象已经对我有相当的“意思”呢。所谓“美人投  怀送抱,英雄岂能走宝”作为情圣的我可不能错失了良  机。  就这样,我们越聊越投机。她还建议一上火车我们  就把座位换在一起。然后一路聊到上海。到了上海还要  互留通讯地址。这一切可都是她先提出来的。而不是我。  看,凭我的手段还不让女孩为我疯狂。
“202次火车已经进站,请大家通过检票口  到2号月台”广播里提醒我该上车了。人很多,而  且大家都往前挤。我可犯不着和那堆盲流挤在一块。  我对她笑了笑,“我们等等吧”  “可能来不及,要不你先进去找位置,我随后来,  行李我替你看着?”  恩,我忽然清醒。这可不行。我可不能相  信陌生人。虽然刚才聊得挺有意思,女孩也不像  骗子。但我这人可绝对精明,钱财不离身,小心  才能驶得万年船嘛。想到这里,我说:“不用急,  等他们过去了,我们一块儿上。”  “要不这样,你替我看着行李,我先去找位置,  这次火车位置很少的。”她好象明白我的意思一  样。  这什么话,我可不是信不过她。看来有必要  解释一下。可别让女孩觉得我不相信她。  “你真是个谨慎的男孩,遇着你我很放心,  我在火车上等你”没等我开口,她又说了一句。  看,后面这句话多中听。这女孩不但美丽,  而且还很善解人意呢。知道我不放心,还特别  把行李留给我保管。  多好啊,可不像ECHO陆,才几分颜色就一  付凡事都要顺着她的样子。比起人家可差远了。  “好的,行李和我随后就到,放心好了,OK”  我潇洒的答应着。  看着她前去的背影,我还有什么可说得呢。  人家女孩多信任我啊。而感情就是先建立在信任  的基础上。到时候让ECHO好好气气吧。我情圣张  小东可不是缺了她就会痛哭流涕,彷徨沉沦什么  的。  过了一会儿,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拎起了  两个包往检票口走去。她的包还真重呢。不过想到  她一个女孩孤身到上海来工作,生活上需要的东西  肯定带了很多。  那她孤身一人在上海,感情是不是也很需要  呢?现在我是为她拎包,到时候可就.......  一边走,我一边胡思乱想。突然,一只有力  的手拍在了肩膀上。  哪个家伙,抢劫啊,那么大力的。我回头一看。  两个警察正一左一右的站在我后面。  “请把你的包打开来看一下。”其中一个  警察礼貌而又口气强硬的说道。  “怎么啦,有什么事情吗,干嘛要打开包,  火车都快开了”我急着说。  “如果不把包打开,你根本没机会坐这次  火车了”这家伙语带威胁的说着。  “好,好,你说怎样就怎样”  跟警察还能嘴硬什么。我连忙打开了我的  包。里面全是我的一些证件和公司的资料。  “把另外一个包也打开”他们在看了我的包  以后,又命令道。  虽说打开她的包显得很不礼貌,但我估计如果  我不打开的话,两个警察会对我更不礼貌。好汉不  吃眼前亏。我也打开了她的包。  看着他们在翻着,我心想,等会怎么和女孩交代  才好呢。这真是件伤脑筋的事情。  “喂,看,这是什么?”一个警察忽然大声问我,  把我从胡思乱想里惊醒。  我低头一看,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小包白色粉末,  用透明塑料纸包着。毒品!不用他给我解释,我一看  就猜到那个可怕字眼。这个跟香港警匪片里常常出现  的毒品一样。  “这包不是我的,是个女孩叫我带着的,不关我  的事情”我顿时连声音也在发抖。  “谁,她人呢?”  “已经上火车了,要不我去叫她回来?”我已  经有点胡言乱语。  “你认识她?”  “这,这,我不认识”  “她不认识你就让你带行李?”  “这,这我怎么知道?”这时候,我大脑一  片空白。  “你先跟我们到办公室去一次”强硬的口气  不容我置辩。  “真是不关我事情啊!”  我发了急一样的大喊大叫。事后想想我多  傻啊,这时候谁还会理你。  “别吵,小心我铐你”  就这样,我被带进了站警办公室。在我的  一再要求下,他们和我的公司联系上了。这其中当  然又经过了一番复杂的手续,直到我的公司派人来  接我回去,又带了足够的证据证明我的清白,才算  过了这一关。  这期间,我被关了2天一夜。因为这些和本  故事无关,也就不加详细叙述了。  事后我才知道,火车站和飞机场常常有些毒  品贩子或者走私贩利用不知情的热心人来帮他们携带  东西。其实在我和那个女孩说话的时候,警察早就盯  上了。那女孩涉嫌带毒品,但她很聪明。一直没有抓  到凭据。  这次警方好不容易遇着了她,正准备上去逮  捕她。(就是她焦急的左顾右盼的时候)可恨那时候  我还在欣赏她的动态美。  这时候,我却出现在警方的视线里。他们以为  我是另一个毒品贩子,可能准备和她交易。所以他  们暂时按兵不动。(我出现得可真是时候)  直到后来看见我收下了她的东西。警方还认为  我是条大鱼。他们决定先放走那女孩,让她去钓更多  的大鱼。而把我先抓起来。  所以我这冤大头临时做了替死鬼。却又一次被  她逃脱了。  后来当地的警察还对我说,要不是看你斯斯文文  的样子,早把你先揍一顿再铐起来。以后不要看见漂亮  的小姑娘就搭讪。火车站这地方人杂得很。  我当时就愣在那儿,什么话也说不出。  当我安全回到上海的时候,真有隔世为人的感觉。  更让我意外的是ECHO陆还特地来接我。当我看见她的身  影出现在火车站大门口的时候,那情形直让我想起《魂  断蓝桥》里的经典重逢场面。还是ECHO陆好,热泪一下  子像喷泉一样冲出眼眶。虽然我表面常给人放荡不羁的  感觉,其实我还是挺专一的。  去他的情圣吧!从这件事情看来我还真不是这号见  异思迁的人。
交通幽默爆笑笑话-吃骨灰
  一架飞机刚抵达某机场,机上的空服员立刻将一个可疑的罐子交给当地的航警。航警打开一看是粉状的物质,于此把手伸进去沾了一点放在舌尖测试。     “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知道不是毒品,可是也不是糖?”正当空服员和航警在狐疑之际,一位老太太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我上飞机时带的一个罐子不见了,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里面装的是我先生的骨灰!”
交通幽默爆笑笑话-吃骨灰
  一架飞机刚抵达某机场,机上的空服员立刻将一个可疑的罐子交给当地的航警。航警打开一看是粉状的物质,于此把手伸进去沾了一点放在舌尖测试。     “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知道不是毒品,可是也不是糖?”正当空服员和航警在狐疑之际,一位老太太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我上飞机时带的一个罐子不见了,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里面装的是我先生的骨灰!”
综合幽默爆笑笑话-安全检查
  一架飞机刚抵达某机场,机上的空服员立刻将一个可疑的罐子交给当地的航警。航警打开一看是粉状的物质,于此把手伸进去沾了一点放在舌尖测试。     “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知道不是毒品,可是也不是糖?”正当空服员和航警在狐疑之际,一位老太太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我上飞机时带的一个罐子不见了,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里面装的是我先生的骨灰!”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鲁宾逊漂流记之Web版
  有位美国记者最近做了一个Web生活实验,并把他的亲身体会撰写出来。   给他实验灵感的是早在1965年,美洲银行(Bank of America)做过这  个实验,将一张该银行新发行的记帐卡(charge card)送给一位女秘书, 让她只凭借这个卡生活一个月,来看看现实世界是否已经对记帐卡准备好  了。最后银行兴奋地宣布实验取得巨大成功,这名女秘书在31天当中实实 在在地生活而没有花一分钱现钞。     这位记者想,现在网络技术如此发达,无论我需要什么、无论我想做 什么、无论我计划一周内干些什么,只要我在因特网(Internet)上,就  全部能搞掂。既然这样,我何不也做一个类似的实验呢?尽管他知道1965 年的那个实验中的女秘书透露说日子过得一点都不舒服,过桥费麻烦得很,  付费电话打不了,许多以往想都不用想的事变得十分困难,但是这位记者 认为今非昔比。目前有4OOO万美国成人是活跃的因特网用户,这大约是美  国受教育大众的四分之一。仅仅是1997年就有1120万美国人在网上购买了 价值32亿美元的商品,网上服务之发达完善可想而知。加上这位记者老兄  自诩他在网上邀游的本领不比别人差,平常他都是一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 上网,整天都不下来。他去网上买书、买CD、投资、付帐、买日用品、收  发商务及私人信函以及收集写作素材,等等,等等,仅仅是点两下鼠标而 已。所以他满怀希望地为自己设计了“网上一周”的实验--他在一个小  岛上租了间房,一个人独处,除了因特网之外不使用任何其它手段与外界 联系。由于他信心十足。所以他轻装上阵:手提电脑、56K调制解调器、  一张信用卡、一个牙刷、两套内衣。就这些!他想,只要FedEx(美国一家 快递公司)送货上岛,最糟又能糟到哪里去?   我们来看他这一周是怎么过的:星期一     傍晚到达目的地寓所。听涛拍岸,悠然自得了一阵。舒展几下筋骨, 马上打开“网上美餐” (Cybermeals),键入自己的地址,希望有顿热  气腾腾的晚餐尽快送达。得到答复:“抱歉,在您的区域此时没有任何网 上餐馆显示!”,试试另一个网址E-Meals,同样是“抱歉”。不要惊慌,  又花上几个钟头找出了隔夜投递专线,在网上订购了啤酒、可乐、皮萨、 奶油牛排---通通一式两份,外加14寸超大面包圈,心中暗念了一万句 “谢谢上帝”。     然后空腹在AOL上与太太莎若和孩子们聊天,安妮上了芭蕾舞课,爱 玛在学校里学到了马丁? 路德?金,戴仔(小狗)尝试咬沙发。在那遥  远的现实世界里,生活如常。 星期二   天水灰茫,心境灰淡。最后闹我起床的是电脑,该死的声音:“老板。  职业。起床,去工作,你这个懒鬼!”。接着收到今人沮丧的E-mail(电 子邮件):“您的牛排将于明日送抵(我们的服务如何)”连忙回复:“  阁下没搞清楚。我无法再等,难道没有任何办法今天解决?”对方真是好 心肠, 同意破例,但是今天还是帮不上我。啤酒订单也同样出了问题。而  我联系的其它餐饮店全都不祥地沉默。   下午,花了数小时力图不去想食物。给纽约的同事、波士顿的朋友、  洛杉矾的姐姐、新泽西的弟弟、旧金山的外甥、费城的老爸大发E-mail。 同时开始我下一项安排。在大学站点上巡游,按研究方向查询教授,输 入E-mail提问。     还是忘不了食物,离开电脑,冲进厨房,大肆搜索。找到一只死老鼠 ,可怜的小混蛋一定是饿死的。发了阵呆,思考人和野兽有什么区别。回  到电脑前,在网上飘荡,直到登上该岛商会的网址,留下一个咆哮的请求 :“一个皮萨饼,一块娇嫩的里脊肉。我想吃东西。我的信用卡非常优等  。你们能帮助一个饥饿的外来客吗?” 人夜,无甚反馈。只是与莎若和女 儿们接上头。安妮想知道是哪种14寸的面包圈,爱玛想知道我是不是把它  全吃完了。我:“面包圈根本没来。我希望它明天会来。它会闪着香草的 光泽。” 莎若:“你早餐吃了什么?” 我:“哦,让我想想,一杯清水  。” 莎若:“你午餐吃了什么?” 我:“啊,更多的水。” 莎若:“你 晚饭吃了什么?” 我:“水,到处都是……” 莎若:“DAVID!(记者的  名字)你到底想干什么?” 保持冷静,节省体能,继续网上工作。我还能 怎么样?星期三   昨晚读了网上一篇科幻小说,描述E-mail文化的恐怖幻想,自己现在  的困境恰恰在小说里写到,很不舒服。清晨冲下楼梯去看奶油牛排,一无 所获。FedEx的网址确认牛排今天早上已经到达附近。口水如泉涌。     中午啤酒送到了,真希望自己能为此兴奋。不过我担心捂着饿了两天 的胃闻到那些啤酒泡沫,我可能会晕过去。这简直荒唐得过分了,我能盘  腿大坐,与远在澳大利亚的作家探讨那篇科幻小说,却怎么也凑不出一餐 饭。   挣扎着按计划与波士顿的同事在网上共进午餐。网上交谈了45分钟,  他吃了一个三明治,我听自己腹鸣如雷。FedEx的司机找不到我的房子, 他们建议我打电话提供更明确的指示。好主意,但违反了规则。我还是  把更详细的地址键人电脑发出去。   晚上7点,奶油牛排送到了。啊 …… 星期四   中午14寸的面包围到达。盯着它看了一分钟,觉得它象发霉的马桶。  不过,味道还可以。   蜗牛速度的电话接线、无法造访的网址、不答复E-mail的人。所有 这些以及更多开始挫伤我。放弃了完成原计划工作的希望。难道科技这  么发达就是要提醒我们“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是不是应该拿漂 亮的电脑去换钓鱼杆、来福枪或者一杆标枪。     莎若催促我回去,但我决定再留一夜。注意力转向如何解决最后一 餐。接受来自当地商会一个匿名者的建议,我开始向岛上的餐厅酒肆发  E -mail,乞求食物,无耻地许诺为它们在全国杂志上做宣传。但几个小 时后,杳无音信。忽然灵机一动,那个匿名者昨天告诉我有个“小岛纵  情” 〔Island Irdulgence),专司当地餐厅的外卖,并把传真号码告 诉了我。我的手提能发传真,我可以很轻松的……但这会等于欺骗,不  过,会吗?当然会。传真基本上是电话,跟网络没有任何关系。但我必 须得吃东西!我开始写传真:“我想要份皮萨,一份大皮萨,把所有的 东西都放在上面。” 星期五     摄影师和他的助手早上赶到,很高兴有了同伴,我有些笨拙地表现 好客,“有人愿来点面包圈吗?啤酒。还是皮萨?”     是的,皮萨。昨晚送来的。我当时边吃边觉得有些愚蠢,要是我星 期一就想到这招该有多好。谁知道我会完成什么丰功伟业,要是我不必 担心食物的话。     不过,我还是对胜利有点得意。那个传真?我根本不必劳神发它。 昨天在网上冲锋了2O分钟发现一个faxsav.com的站点,发了个E-mail  给这个站点,它代我将传真发出。半小时后我拿到了皮萨,名誉和纯洁丝毫无损。   现在。把我从这儿弄走吧。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鲁宾逊漂流记之Web版
天工搜集 作者、翻译不明     有位美国记者最近做了一个Web生活实验,并把他的亲身体会撰写出来。     给他实验灵感的是早在1965年,美洲银行(Bank of America)做过这 个实验,将一张该银行新发行的记帐卡(charge card)送给一位女秘书, 让她只凭借这个卡生活一个月,来看看现实世界是否已经对记帐卡准备好 了。最后银行兴奋地宣布实验取得巨大成功,这名女秘书在31天当中实实 在在地生活而没有花一分钱现钞。     这位记者想,现在网络技术如此发达,无论我需要什么、无论我想做 什么、无论我计划一周内干些什么,只要我在因特网(Internet)上,就 全部能搞掂。既然这样,我何不也做一个类似的实验呢?尽管他知道1965 年的那个实验中的女秘书透露说日子过得一点都不舒服,过桥费麻烦得很, 付费电话打不了,许多以往想都不用想的事变得十分困难,但是这位记者 认为今非昔比。目前有4OOO万美国成人是活跃的因特网用户,这大约是美 国受教育大众的四分之一。仅仅是1997年就有1120万美国人在网上购买了 价值32亿美元的商品,网上服务之发达完善可想而知。加上这位记者老兄 自诩他在网上邀游的本领不比别人差,平常他都是一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 上网,整天都不下来。他去网上买书、买CD、投资、付帐、买日用品、收 发商务及私人信函以及收集写作素材,等等,等等,仅仅是点两下鼠标而 已。所以他满怀希望地为自己设计了“网上一周”的实验--他在一个小 岛上租了间房,一个人独处,除了因特网之外不使用任何其它手段与外界 联系。由于他信心十足。所以他轻装上阵:手提电脑、56K调制解调器、 一张信用卡、一个牙刷、两套内衣。就这些!他想,只要FedEx(美国一家 快递公司)送货上岛,最糟又能糟到哪里去?     我们来看他这一周是怎么过的:    星期一 傍晚到达目的地寓所。听涛拍岸,悠然自得了一阵。舒展几下筋骨, 马上打开“网上美餐” (Cybermeals),键入自己的地址,希望有顿热 气腾腾的晚餐尽快送达。得到答复:“抱歉,在您的区域此时没有任何网 上餐馆显示!”,试试另一个网址E-Meals,同样是“抱歉”。不要惊慌, 又花上几个钟头找出了隔夜投递专线,在网上订购了啤酒、可乐、皮萨、 奶油牛排---通通一式两份,外加14寸超大面包圈,心中暗念了一万句 “谢谢上帝”。     然后空腹在AOL上与太太莎若和孩子们聊天,安妮上了芭蕾舞课,爱 玛在学校里学到了马丁? 路德?金,戴仔(小狗)尝试咬沙发。在那遥 远的现实世界里,生活如常。   星期二 天水灰茫,心境灰淡。最后闹我起床的是电脑,该死的声音:“老板。 职业。起床,去工作,你这个懒鬼!”。接着收到今人沮丧的E-mail(电 子邮件):“您的牛排将于明日送抵(我们的服务如何)”连忙回复:“ 阁下没搞清楚。我无法再等,难道没有任何办法今天解决?”对方真是好 心肠, 同意破例,但是今天还是帮不上我。啤酒订单也同样出了问题。而 我联系的其它餐饮店全都不祥地沉默。     下午,花了数小时力图不去想食物。给纽约的同事、波士顿的朋友、 洛杉矾的姐姐、新泽西的弟弟、旧金山的外甥、费城的老爸大发E-mail。 同时开始我下一项安排。在大学站点上巡游,按研究方向查询教授,输 入E-mail提问。     还是忘不了食物,离开电脑,冲进厨房,大肆搜索。找到一只死老鼠 ,可怜的小混蛋一定是饿死的。发了阵呆,思考人和野兽有什么区别。回 到电脑前,在网上飘荡,直到登上该岛商会的网址,留下一个咆哮的请求 :“一个皮萨饼,一块娇嫩的里脊肉。我想吃东西。我的信用卡非常优等 。你们能帮助一个饥饿的外来客吗?” 人夜,无甚反馈。只是与莎若和女 儿们接上头。安妮想知道是哪种14寸的 面包圈,爱玛想知道我是不是把它 全吃完了。我:“面包圈根本没来。我希望它明天会来。它会闪着香草的 光泽。” 莎若:“你早餐吃了什么?” 我:“哦,让我想想,一杯清水 。” 莎若:“你午餐吃了什么?” 我:“啊,更多的水。” 莎若:“你 晚饭吃了什么?” 我:“水,到处都是……” 莎若:“DAVID!(记者的 名字)你到底想干什么?” 保持冷静,节省体能,继续网上工作。我还能 怎么样?星期三     昨晚读了网上一篇科幻小说,描述E-mail文化的恐怖幻想,自己现在 的困境恰恰在小说里写到,很不舒服。清晨冲下楼梯去看奶油牛排,一无 所获。FedEx的网址确认牛排今天早上已经到达附近。口水如泉涌。     中午啤酒送到了,真希望自己能为此兴奋。不过我担心捂着饿了两天 的胃闻到那些啤酒泡沫,我可能会晕过去。这简直荒唐得过分了,我能盘 腿大坐,与远在澳大利亚的作家探讨那篇科幻小说,却怎么也凑不出一餐 饭。     挣扎着按计划与波士顿的同事在网上共进午餐。网上交谈了45分钟, 他吃了一个三明治,我听自己腹鸣如雷。FedEx的司机找不到我的房子, 他们建议我打电话提供更明确的指示。好主意,但违反了规则。我还是 把更详细的地址键人电脑发出去。     晚上7点,奶油牛排送到了。啊 ……   星期四 中午14寸的面包围到达。盯着它看了一分钟,觉得它象发霉的马桶。 不过,味道还可以。     蜗牛速度的电话接线、无法造访的网址、不答复E-mail的人。所有 这些以及更多开始挫伤我。放弃了完成原计划工作的希望。难道科技这 么发达就是要提醒我们“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是不是应该拿漂 亮的电脑去换钓鱼杆、来福枪或者一杆标枪。   莎若催促我回去,但我决定再留一夜。注意力转向如何解决最后一 餐。接受来自当地商会一个匿名者的建议,我开始向岛上的餐厅酒肆发 E -mail,乞求食物,无耻地许诺为它们在全国杂志上做宣传。但几个小 时后,杳无音信。忽然灵机一动,那个匿名者昨天告诉我有个“小岛纵 情” 〔Island Irdulgence),专司当地餐厅的外卖,并把传真号码告 诉了我。我的手提能发传真,我可以很轻松的……但这会等于欺骗,不 过,会吗?当然会。传真基本上是电话,跟网络没有任何关系。但我必 须得吃东西!我开始写传真:“我想要份皮萨,一份大皮萨,把所有的 东西都放在上面。” 星期五   摄影师和他的助手早上赶到,很高兴有了同伴,我有些笨拙地表现 好客,“有人愿来点面包圈吗?啤酒。还是皮萨?”     是的,皮萨。昨晚送来的。我当时边吃边觉得有些愚蠢,要是我星 期一就想到这招该有多好。谁知道我会完成什么丰功伟业,要是我不必 担心食物的话。     不过,我还是对胜利有点得意。那个传真?我根本不必劳神发它。 昨天在网上冲锋了2O分钟发现一个faxsav.com的站点,发了个E-mail 给这个站点,它代我将传真发出。半小时后我拿到了皮萨,名誉和纯 洁丝毫无损。     现在。把我从这儿弄走吧。
Copyright@http://www.ksiso.net all rights reserved